奪取天險臘子口!紅軍曾在這里浴血奮戰

來源:解放軍報責任編輯:賀書引2021-06-23 11:15

越過臘子口,把圍追堵截拋在身后

臘子口戰役遺址今日風貌

兩山對峙,青天一線。激越的河水從峭壁之間奔流而下,直至消失在峰后。

最初,這里是沒有路的。

臘子口,藏語意為“險絕的山道峽口”,自古為甘川古道之咽喉。柏油公路穿山而過,“七一”前夕,記者驅車來到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踏訪這座紅軍曾經浴血奮戰的險關。

山 河

站在今日臘子口戰役遺址,舉目望去,隘口之險峻盡收眼里。刀劈斧砍似的山崖將天空合圍,沉沉地壓在頭頂。兩側峭壁上,嶙峋的石塊層層疊疊,樹木從縫隙中肆意生長。

夏初,站在臘子河河邊,一絲涼意撲面而來。

松木掩映下,清澈的水面閃爍著太陽的光輝。耳邊響起泠泠水聲,令此時的峽口更顯幽靜。

置身于如此山清水秀的地方,記者恍然發現,除了經年流淌著的這條河,眼前的一切,都不可能是86年前的樣子。

1935年9月16日那個下午,自北向南涌流的臘子河河水寒涼刺骨。對于決心攻關北上的紅軍來說,激越的水聲聽來必然是一派肅殺的氣象。

此刻,距離紅軍踏上遠征的路途已過去近一年時間。在這一年里,他們沖破了百萬國民黨部隊的圍追堵截,征服空氣稀薄的冰山雪嶺,穿越渺無人煙的沼澤草地,一路坎坷走到了這個被稱為“人過臘子口,如過老虎口”的險關前。

當時,兩山之間沒有路,人只能走巖壁上用木板搭建的棧道。

一側是高聳的峭壁,一側乃至腳下就是那冰冷的臘子河。傳說,以前若是遇上兩人帶著馬相向而行,想要通過,則必須協商將馬推入河中。

通過臘子口的唯一通道,是一座寬1米的木橋。木橋長約8米,是隘口最窄處河水的寬度,連接著兩側的云崖棧道。

這就是兵家所言之“絕地”。在橋的一側守住臘子口,確能形成“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如今,我們站在昔日紅軍進攻的一側,正對著橋對岸那高大的碉堡。不難想象,國民黨軍隊重機槍噴吐的金屬風暴,足以覆蓋這片面積不過二百余平方米的隘口。

半個世紀后,美國記者哈里森·索爾茲伯里重走長征路,在其著作《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中對臘子口驚嘆不已:今天任何一個能親眼看到臘子口的人都會認為,這個據點是牢不可摧的。

此役之艱難,遠超出平常人們的想象。9月16日下午4時,沖鋒號吹響。由于地形狹窄,槍林彈雨中,紅四團幾次連續進攻都無法靠近橋頭。

此時,又一個警報傳來——國民黨軍兩個團的兵力正在趕來增援,將于次日抵達戰場。

“天險”當前,“楚歌”四起。然而,在這些翻越了雪山草地的紅軍勇士心中,就沒有什么牢不可摧的關隘!

現在,我們觀察臘子口遺址那座仿建的碉堡可以發現,碉堡上面沒有頂蓋。敵人以身后高聳的絕壁為最堅實的屏障,認為不可能有人從懸崖上方發起攻擊,因而把火力全都集中在正面。

在國民黨守軍看來,想破臘子口,除非神兵天降。

當時,戰斗已至凌晨,紅軍必須在拂曉前拿下臘子口!紅四團團長黃開湘和政委楊成武決定派人攀上懸崖,利用敵軍防御體系的漏洞,迂回至敵人后側發起攻擊。

夜色中,一名小戰士站了出來。他騎馬渡過冰冷的河水,在漆黑一片的山崖背后,獨身一人,用一根帶鐵鉤的長桿,發起了一次勇敢者的攀登。

在歷史記載中,這個沒有留下真實名字的小戰士,成為紅軍贏得這場戰斗的關鍵人物之一。

此時,紅四團仍在正面佯攻。待小戰士成功爬上山頂,他把用紅軍綁腿做成的繩索系在大樹上垂下來,讓戰友們陸續攀上峭壁。

三枚信號彈劃破夜空,總攻開始。手榴彈從山頂紛紛砸下,隨著“轟隆”一聲巨響,敵軍立于橋頭的碉堡被炸毀。

紅軍乘勝奪占獨木橋,隨后向峽谷縱深挺進,北上的道路被如期打通。

如今,我們走過橋,輕撫崖壁,昔日留下的彈孔清晰可辨。

攻下臘子口后,肖華欣然題詩:“絕壁巉巖擋不住,神兵飛下萬重山?!蹦抗馔蚰亲鶑驮牡锉?,我們仿佛又看到了那位小戰士和戰友們一道向著如夢初醒的敵人,發起了強攻……

在這場真實的戰爭史詩中,他們是從天而降的“神兵”,更是為了理想信念向死而生的戰士!

狹路相逢勇者勝,從來都是這支軍隊戰勝一切困難的精神利劍。

看著身旁清亮見底的臘子河,我們腦海中浮現出那個血與火的夜晚。炮火映照下,面前的同一條河流,鮮紅遍染。

長 路

“晨曦中……紅軍勇士們簇擁著戰旗站在臘子口上歡呼,每一個戰士的身上都沐浴著血色般的霞光?!倍嗄暌院?,楊成武將軍在回憶錄中這樣描述。

通過臘子口,沿著新修建的棧道向北行進,我們仿佛體會著紅軍當年勝利后的喜悅。

途中,有許多松樹從頁巖構造的山崖上生長出來。走上幾步,就能看到前方有紅色的五角星裝飾物掛在松枝上,閃閃發亮。此情此景,記者想起一個在當地廣泛流傳的故事。

臘子口戰役結束后,犧牲的紅軍將士被就地安葬。神奇的是,就在這個地方,第二年長出了五棵楓樹。秋日,每一片樹葉都像一枚鮮艷的紅五星。

走在棧道上,望著前方的一顆顆閃耀的“紅五星”,記者明白,當年的戰士們能如此堅定走在無比艱險的道路上,心中一定也懷著一枚紅五星。

如今,人們知道,臘子口戰役是紅軍在長征途中打下的最后一道天險。而在當時,對于這支北上的隊伍,他們并不知道攻下這道難關之后,前路是否還有險隘。

過了臘子口,向北及至哈達鋪。在這座處于隴南宕昌縣的普通小鎮,毛澤東從一張《大公報》上得知,陜西北部尚有蘇區根據地存在且非?;钴S。

這一消息使迷茫中的紅軍找到了希望。也正是在這里,毛澤東作出了向陜北進發的戰略決策。

千里岷山,如一條虬龍,上接隴右,下連巴蜀?!案册荷角Ю镅?,三軍過后盡開顏”。今天,站在達拉梁上向南眺望,郁郁蔥蔥的山林頂部點綴著若隱若現的白雪。

潛藏在這幅詩意畫卷背后的,是人類歷史上最悲壯的行軍。

臘子口之行,“云貴川”這個名字深深留在每一個前來參觀的人心里。臘子口戰役紀念館講解員才讓拉木每次向游客講到這一段,都會紅了眼眶。

“那個小戰士只有十六七歲,中等身材,眉棱、顴骨很高,臉帶褐黑色,眼大而有神……因為他入伍時沒有名字,戰友們就給他起了個名字叫‘云貴川’……”楊成武將軍的回憶錄中,記下了那位獨自攀登山崖的小戰士。

多少情感都寄托于一個名字?!霸瀑F川”,紅軍來到臘子口之前,轉戰之地又何止云、貴、川?血戰湘江、強渡烏江、攻下婁山關、巧渡金沙江、飛奪瀘定橋、爬雪山、過草地……

饑寒交迫、困頓不堪,他們來到這里時,沒有人知道前方還有多少關口要跨越,有多少敵人要消滅,只管迎頭上前,逢敵亮劍。

今天,人們知道,正是這最后一道天險的勝利,讓勝利之所以為勝利,讓以往走過的每一步都沒有失去意義。

這場從未有過的遠征,先后經過十余個省,翻越18座大山,跨過24條大河,歷經一場場血戰,攻克一道道天塹,開創一樁樁奇跡。

長征勝利后,在瓦窯堡會議上,毛澤東曾提出過一個問題: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歷史上曾經有過我們這樣的長征么?

答案無疑是:沒有,從來沒有!

從這個問題延伸下去,創下如此奇跡的軍隊,何嘗不是一支從未有過的軍隊?

永遠和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站在一起,為人民開創幸福的新生活,這支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九死無悔!

習主席說,“長征是一次理想信念的偉大遠征?!甭魍?,是信念和毅力,支撐著這支軍隊一路走來,走向更加開闊的前路。

豐 碑

一座高大的紀念碑聳立在臘子口兩山之間。

這座紀念碑高9.16米,寓意著紅軍于1935年9月16日攻打天險臘子口;寬2.5米,象征著二萬五千里長征。

碑前靜默,山風穿過峽口呼嘯而過,寄以無盡追思。

1993年,當地的許多村民都參加了重修臘子口戰役紀念碑的義務勞動。那年,何江還是個7歲的孩子。從參與修建紀念碑的父親口中,他第一次聽到紅軍的故事。

如今,臘子口鎮人民武裝部部長何江和鄉親們一起挖掘紅色旅游資源,將周邊村寨打造成集生態觀光、民宿體驗、文化推廣等功能于一體的文旅新村,讓家鄉發展邁上新臺階……

當年紅軍到達臘子口時,與當地的藏漢同胞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幾十年過去,紅軍的故事始終在當地百姓中流傳。

藏族少年楊當代成是從小聽著長征故事長大的。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名叫“云貴川”的小戰士。

17歲那年,楊當代成如愿穿上了軍裝。當代,在藏語中是老虎的意思。訓練場上的楊當代成,確如猛虎下山般勇猛無畏。

那一年,楊當代成一舉刷新了新疆軍區大比武四百米障礙的紀錄。成績背后,是訓練場上無數次的拼盡全力、揮汗如雨。每當楊當代成想放棄時,腦海中總會出現臘子口絕壁上那個年輕的身影。

“為了新中國,他想都不想就甘愿犧牲生命,我訓練苦點有啥難?”楊當代成咬咬牙堅持下來。

退伍后,楊當代成回到家鄉,在人武部擔任教練員。一批批民兵在他的帶領下,傳承紅軍精神,苦練過硬本領。

重走長征路,隴蜀千嶂依舊在。昔日紅軍行軍的棧道已被平整的公路代替。自20世紀60年代開始,這條連通甘川和周邊區縣的交通要道幾經拓寬,險要的幾處關隘亦被破開巖壁、辟出坦途。交通條件大為改善,鄉親們的日子也越過越紅火。

今日的臘子口戰役遺址上,很多人專程前來緬懷先烈,來自全國各地重走長征路的人越來越多。旁邊的210省道,來往車輛川流不息;遠方的草地,更遠方的雪山,亦有人一步一步前行、攀登……

越過天險,曙光初現。新時代的長征路上,我們步履不停。

文字撰稿:本報記者 衛雨檬

戰地記者隊記者 馬嘉隆

通訊員 徐朝偉 張 強

融媒體制作:馬嘉隆 盧東方 王所全

訪談專家:軍事科學院 劉子君

無人機執飛:王所全

信念無法被封鎖

踏訪臘子口歸來,記者與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解放軍黨史軍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劉子君進行了交流。

記者:面對天險臘子口,紅軍當時是否有其他選擇?

專家:臘子口是紅軍長征北上途中最后、也是最險要的一道關口,位于甘肅省迭部縣東北、岷縣以南,是四川通往甘肅的重要隘口。

如果紅軍拿不下臘子口,將面臨三種選擇:一種是被迫掉頭南下,重走雪山草地;第二種是改道西進,繞道青海,前路漫漫,兇吉未卜;第三種是改道東進,取道漢中,進入國民黨軍重兵布好的“口袋”,有全軍覆沒的危險。這些選擇對紅軍實現北上的戰略意圖均極為不利。因而,突破天險臘子口是唯一的出路。

記者:奪取臘子口對長征勝利有著怎樣的意義?

專家:臘子口戰役,是紅軍長征途中著名的硬仗之一,也是出奇制勝的一仗,是紅軍進入甘南的關鍵性一仗。

奪取天險臘子口,紅軍打開了北上的通道,徹底粉碎了蔣介石企圖把紅軍困死、餓死在雪山草地的陰謀。正如聶榮臻后來評價這一戰役時說:“臘子口一戰,北上的通道打開了。如果臘子口打不開,我軍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無論軍事上政治上,都會處于進退失據的境地?,F在好了,臘子口一打開,全盤都走活了?!?/p>

記者:史料記載,臘子口戰役之前,有藏族土司開倉放糧支持紅軍。當時,藏族同胞為什么擁護紅軍?

專家:紅軍進入甘南迭部縣境內時,甘南卓尼第19代土司楊積慶悄悄將轄區內的糧倉打開,讓缺糧的紅軍一下子就獲得了20多萬公斤糧食的補給,有力地支持了紅軍拿下天險臘子口。

無論走到哪里,紅軍將士始終軍紀嚴明,秋毫無犯。在俄界,紅軍把村寨里外打掃得干干凈凈,用過的東西歸還原處,損壞的給予賠償。在臘子口朱立村,紅軍寧肯住在露天草坡,也不打擾群眾,還幫群眾砍柴、干農活。在臨潭舊城,紅軍炊事員拿鹽換菜,從不白拿老百姓的東西。紅軍以實際的行動,獲得了當地藏族群眾的信任和支持,被稱為“不壓迫番民的紅漢人”。

記者:長征途中大大小小的戰斗里,涌現了許多像小戰士“云貴川”一樣英勇的官兵。是什么支撐著紅軍不畏艱險、舍生忘死呢?

專家:崇高的理想、堅定的信念是紅軍指戰員克敵制勝的決定性因素。

長征的勝利,靠的是紅軍將士壓倒一切敵人而不被任何敵人所壓倒、征服一切困難而不被任何困難所征服的英雄氣概和革命精神。

心中有信仰,腳下有力量。鄧小平同志對此曾說過:“過去我們黨無論怎樣弱小,無論遇到什么困難,一直有強大的戰斗力,因為我們有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有了共同的理想,也就有了鐵的紀律。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這都是我們的真正優勢?!?/p>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91久久精品色